《红楼梦》中除了贾宝玉,不起眼的他,也有曹雪芹的影子

光明网 阅读:84425 2020-11-19 08:21:13

原标题:《红楼梦》中除了贾宝玉,不起眼的他,也有曹雪芹的影子

《红楼梦》,有一种魔力。

初读时,感动于宝黛回肠荡气的爱情;再读时,惊艳于书中口齿噙香的文字。

一读再读,为故事背后隐藏的无数谜团沉醉不已。

数百年来,无数红学爱好者孜孜不倦地研究着书中故事和人物原型。

一种主流观点认为,作者曹雪芹是江宁织造曹家的嫡孙。

他以贾府隐喻自己家族的故事,以主角贾宝玉隐喻自己。

然而深入了解曹家史后却发现,不起眼的贾兰,也有着曹雪芹的影子。

贾兰:被忽视的长子嫡孙

贾兰,本应是贾府最耀眼的孩子。

他的父亲贾珠是荣国府当家人贾政的长子,少年中举,前途无量,是礼法规定的家主继承人。

他的母亲李纨出自诗礼之族,国子监祭酒之女,承载着贾府由武转文的希望。

既是嫡孙,又是独子,贾兰本应在长辈的千娇万宠中长大。

但遗憾的是,贾珠重病早逝。

在那个崇尚父权和夫权的年代,失去庇护的李纨和贾兰母子一夜间从云上跌落尘埃。

李纨成为寡妇,不便管家,被迫交出权力。

从此只能被困在后院,孝敬长辈,教养儿子,一生如“槁木死灰”。

王夫人中年丧子,一半是伤心,一半是迁怒。

她疏远了儿媳李纨和孙子贾兰,把满腔爱意转移到次子宝玉身上。

贾母虽爱护他们母子,提高了李纨的月钱,赐菜时也不忘贾兰,但明显更偏爱从小在自己身边长大的宝玉。

贾政唯有在作诗的场合才会想起贾兰,平日里对他的学习和生活是不闻不问。

探春发起诗社,只邀请年龄相当、辈分相同的姐妹和宝玉。

贾兰年纪小,辈分低,学问也浅,还够不上入社的资格。

所以,贾府的聚会虽多,却很少看到贾兰的身影。

贾兰仅有的几次出场,不是在家塾读书,就是独自在园中练习骑射。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对贾兰是件好事。

少了长辈的溺爱,贾兰远离贾府奢靡享乐的风气,一心向学。

躲开众人的目光,李纨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全力培养贾兰。

作为贾府唯一一个出身书香门第、又经历过世情冷暖的母亲,李纨很清楚,家族荫庇并不稳固。

所以她从不会娇惯独子,而是严格督促贾兰用功读书。

当贾府败落后,贾兰也是极少的有能力绝境逆袭,成就一番功业的人。

曹雪芹:寄“人”篱下的继承人

回顾曹雪芹本人的成长经历,与贾兰颇有相似之处,却比贾兰更为复杂。

曹雪芹出身江宁织造曹家,而曹家,是臣子中的异数。

曹雪芹的曾祖母孙氏是康熙的教养嬷嬷,与康熙感情深厚。

康熙南巡时曾亲自到曹家拜见孙氏,称她为“吾家老人”——这是视同母亲般的尊敬。

因着这份感情和信任,康熙先后任命孙氏之夫曹玺,子曹寅、孙曹颙三代连任江宁织造,为康熙监察百官动向,收拢江南士子人心。

曹府的富贵权势,在江南赫赫有名。

可惜天命无常,几年中曹寅、曹颙父子先后逝去,曹家只剩下两代寡妇和一个落地即戴重孝的遗腹子,无人支撑门户。

为保全曹家,康熙亲自下旨,让曹寅的侄子曹頫承嗣,并接任江宁织造。

从此曹頫成为曹家在政治上的掌舵人,家务上的掌权者。

而曹雪芹,也开始了尴尬的童年生活。

宗法上他依然是长子嫡孙,可是家主却不是父亲,而是叔父。

叔父有自己的妻妾儿子,有自己的利益权衡。

母亲马氏由手握大权的当家太太,变成地位尴尬的家主寡嫂。

看似身份尊崇,却失去实权。

祖母李氏虽仍是府里的老祖宗,可家主由儿子变成侄儿。

曹頫表现得再恭谨孝顺,也比不了李氏和曹颙这对真母子间的天然亲密。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曹雪芹,即使再受祖母和母亲宠爱,也会时时被提醒,他没有亲生父亲可做依靠,必须懂分寸守本分。

而这种心境,与书中的贾兰何其相似。

贾兰VS曹雪芹:豪门里的旁观者

早有红学家提出,贾宝玉的故事不可能是曹雪芹的亲身经历。

因为从《红楼梦》的十八回开始,宝玉已经十三岁了。

书中的大部分篇章,写的都是少年人的旖旎情事和百转心思。

而曹雪芹生于1715年,1727年曹家被抄家时,他不过十二岁,还算是孩子。

他还来不及经历贾宝玉的那些懵懂情思,更没有赶上曹家四次接驾的风光。

曹雪芹只是从长辈的追忆里,记下曹家的鼎盛时光,再写出贾府那些富贵繁华的故事。

他真正的经历和心境,更多的还是隐藏在年岁相当、身世相似的贾兰的身上。

年纪幼小,对家族事务完全无能为力,但却必须与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身份尴尬,生于富贵之乡却游走于核心之外,冷眼旁观浮华。

中秋家宴这一章,作者特意强调这份距离感。

本是阖家团圆的日子,贾兰却缺席家宴,理由十分荒诞:“他说老爷没有叫他”。

而贾政也不以为忤,专程派人去叫他。

大约真实世界里的曹雪芹和曹頫,也是这样,亲近中又透着几分疏离。

乾隆初年,曹家罪名被赦免,曹雪芹作为优秀包衣子弟,被选入景山官学读书,成为全家人复兴的希望。

他把这段“上进”经历写进书里,让贾兰在贾府败落后取得功名:

“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

可是在腐败的清王朝经历得越多,曹雪芹就越清醒地认识到:

贾雨村、贾赦这样的贪官污吏是官场主流,贾政、贾琏这样的无能之辈也大量充塞其中。

出色的人要么选择同流合污,要么受人排挤,在官场永无出头之日。

他看不到希望,也找不到救赎。

现实里的曹雪芹很快受不了官学里的蝇营狗苟,断然离开官学。

从此日益潦倒,“寒冬噎酸虀,雪夜围破毡”,最终在贫病交迫中死去。

书中的贾兰虽然短暂风光,给母亲挣来凤冠霞帔,却早早逝去。

“昏惨惨黄泉路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只是虚名儿后人钦敬。”

贾府和曾经的曹家一样,落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传统中国小说最喜欢大团圆结局,无论经历过多少悲剧,善人总有善报,爱人总能团聚。

虽然俗套,却满足了广大读者向往幸福的美好愿望。

曹雪芹,却不走寻常路。

他不给红楼圆满的结局,更不给自己虚假的安慰。

他清醒地记录了,贾府从鲜花着锦到树倒猢狲散的全过程。

繁华时越是美好,颓败时就越是悲怆。

这样的对比,才足够震撼人心。

而这样的著作,也才能够流传千古。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