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烧光”51亿,神话成“笑话”,李嘉诚又赌输了

道君说财 阅读:73410 2020-12-28 21:00:37

李嘉诚投资的电动车汽车,最终还是倒在了车市的寒冬下。

继拜腾、赛麟、博郡之后,又一个造车新势力倒下了,只不过这次是曾获得李嘉诚间接投资的长江汽车。

虽然曾一度被冠上了“李嘉诚造车”的名头,但在危机面前,再多的光环,也救不了它。

近日,杭州余杭区法院发布一则公告: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被法院裁定,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这意味着国内又少了一个新能源车企。

图片来源:官方公告

与此同时,在进入破产程序后,不少长江汽车员工却深陷欠薪风波。据媒体报道,长江汽车拖欠员工工资长达12个月之久,至于何时发工资,也没有准确消息。

如今的长江汽车,在“烧光”李嘉诚51亿注资后,已经是资不抵债,还被曝拖欠5000多万工资。彼时,只能和“欠薪”、“负债”、“限制消费”这些字眼联系在一起了。

1

最早一批“造车新势力”

长江汽车成立于1996年,注册资本10亿元,董事长为曹忠。港股上市公司五龙电动车是长江汽车的大股东之一。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有着杭州市余杭区政府背景的北京紫荆聚龙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公司49.83%股份;五龙电动车持股49%;简式国际汽车设计(北京)有限公司持股1.17%。

图片来源:天眼查APP

2010年,李嘉诚以0.73港元/股的价格,买入五龙电动车4亿股份,并在此后多次增持该公司股份,2015年李嘉诚的持股比例一度升至8%,成为第三大股东。

在长江汽车发展7年的时间里,共计融资51亿元,曾被李嘉诚、神州租车等看好。

作为第一批拿到发改委批文的车企,再加上有李嘉诚的注资扶持,长城汽车一度辉煌,更是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建立了研发中心,甚至在美国都建立了海外生产基地。

其实,早在2013年,特斯拉量产第一辆电动车的时候,李嘉诚就敏锐的察觉到到这一风口。出于商人的利益驱动,李嘉诚抢先一步加持了长江汽车。

紧接着,2016年长江汽车便推出电动车品牌“长江EV”,并在杭州工厂正式亮相生产。更为轰动的一时的是,2017年,长江汽车还吸引了时任沃尔沃中国CEO的童志远前来加盟。

巅峰时期,长江汽车还登上过杭州G20峰会的舞台,也出口过欧洲。一时之间风头无两,绝对可以说是国内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领军人。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起点最高,背靠李嘉诚这位金主,一路顺风顺水的长江汽车,却成为了最先出局的玩家。

2

欠薪停产、破产清算

据了解,长江汽车很多员工,甚至公司高管,都存在工资被拖欠的问题。

从2019年7月开始,长江汽车不断曝出欠薪停产的消息。

今年11月初,长江汽车的一位负责人曾对媒体表示,“拖欠员工薪资的问题确实存在。受政策、市场下行等因素影响,长江汽车发展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处于非常艰难的时期,内忧外困。但我们没有丧失信心和斗志,正在与公司股东和潜在投资者保持沟通,将因疫情影响的融资计划继续推进。”

其实,早在今年8月24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就裁定受理了对长江汽车的破产清算申请。

今年7月29日,余杭区人民法院在执行以长江汽车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中,发现长江汽车公司存在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

截至2020年7月28日,余杭区人民法院有约105件以长江汽车公司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尚未履行,申请执行标的约2.66亿元;以长江汽车为被告的未结诉讼案件34件,立案标的约9.45亿元。

图片来源:天眼查APP

而长江汽车自认的金额更多:对外负债本金近30亿元、利息1亿余元,拖欠2019年12月以来的职工工资约4000万元。

天眼查APP数据显示,关于长江汽车的司法风险高达1325条,其中开庭公告272条,法律诉讼402条,立案信息12条,破产重整信息2条,历史被执行人信息179条,被执行总金额超4.29亿元。

无奈之下,长江汽车也只能自救,而这对于缺少“造血”能力的长江汽车来说,意味着破产命运早已注定。没能及时跟上前进步伐,被淘汰也属于意料之中。

3

加速洗牌

长江汽车已不是杭州近年来倒下的第一家车企。2019年11月,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程序,杭州青年汽车曾因快速无序扩张而遭市场诟病。

据统计,2020年新能源造车死亡的企业名单中,还包括众泰新能源、赛麟汽车、博郡汽车和前途汽车等新能源造车企业。

图片来源:长江汽车官网

造车新势力在2020年出现冰火两重天,和2019年的新能源补贴大幅退坡离不开关系。

2019年3月26日,工信部联合财政部、科技部和发改委等四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通知明确指出要降低新能源乘用车、新能源客车、新能源货车的补贴标准,并提出,续航里程在250公里以下的纯电动汽车将不再享受中央补贴。

随后,新能源汽车行业开始进入大洗牌。蔚来汽车还一度面临退市风险,李斌甚至被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

而进入2020年,随着特斯拉的强势进入国内市场和疫情的突然爆发,让这个行业的大洗牌开始加速。李斌在前段时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新能源汽车行业在进入2020年之后,也同时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就像从排位赛进入到了资格赛中。”

于是,国内新能源汽车企业开始出现马太效应,蔚来、小鹏和理想汽车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三巨头,在洗牌中逆势而上,而中小企业则进入破产清算中。

不仅如此,11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明确了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促进优胜劣汰,让新能源产业向好向快发展。

这意味着,造车新势力的洗牌,又进一步提速了。

新能源赛道的争夺起于各大造车新势力的迅速崛起,2020年潮水退去,一大波车企或将搁浅。

来自云掌财经 素材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破产清算!杭州长江汽车资不抵债,7年“烧光”51亿》

EMBA:《7年“烧光”51亿!李嘉诚又赌输了!又一家国产车倒下》

财经先声:《老牌国产车企倒下,李嘉诚投资也没能救回,烧光51亿如今破产清算》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