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和喀麦隆发生的事件可能只是开始

中钢网 阅读:10303 2020-12-30 12:01:00

进入12月下旬,刚果来自中国、澳大利亚和铁矿石的消息使很多观察者感到困惑。

。 据路透社、彭博社等权威财经媒体报道,刚果政府最近府最近回收了澳大利亚圣丹斯资源公司、赤道资源公司、澳大利亚圣丹斯资源公司、核心(Core)等3家矿业巨头的采矿许可证,规模约为10亿吨高品位铁矿石的姆巴拉姆·纳贝巴(Mbalam-Nabeba)铁矿等矿区

▲穆巴拉姆纳贝巴铁矿在喀麦隆和刚果的边界,这里的距离非共和国首都班吉也相当接近,这三个国家都是西非法语国家。前几天中非发生内乱,俄罗斯、卢旺达两国已经出兵

暂时,中国和澳大利亚在非洲腹地的铁矿石竞争逐渐浮出水面。中、澳大利亚政治纠纷引起的贸易问题还在继续,以澳大利亚铁矿石为大宗进口铁矿石的价格也在急剧上涨的时候,这场骚动也有特别的意义。

澳洲公司做了什么

圣丹斯等公司的遭遇并不复杂。不是被刚果一国驱逐,而是被拥有巴拉姆纳贝巴铁矿的喀麦隆和刚果两国合作送礼。其核心在于丹斯公司的合同。刚果的骚动还需要观察,但在喀麦隆,该公司的份额确实被中国企业占领了。

姆巴拉姆-纳贝巴铁矿位于喀、刚两国边境,其中姆巴拉姆位于喀国内东南部,纳贝巴位于刚国内。2015年勘探报告显示,该铁矿藏量预计为56。4亿吨(品位为33。4%),其中8%。05亿吨是高品位铁矿(品位为57)。3%)是世界性的大型优质露天铁矿。

中国能源产业对澳大利亚的兴趣似乎在下降,但钢铁行业并非如此。

圣丹斯公司计划在2012年和2014年分别与喀麦隆和刚果签约,开采。根据协议,该公司计划投资87亿美元,用于矿山开发、铁路和码头建设。计划分两期开采,一期每年开采4000万吨铁矿石,开采年限为12年。第二期每年生产3500万吨高品位铁矿,开采年限为15年。两个铁矿都计划向中国销售。

但该公司实力不足,多年未能开发。刚,喀两国政府日益不满,到2020年,这种矛盾终于加剧,两国最终宣布中止合作。在刚果,考虑到圣丹斯等公司多年没有遵守合同,每年支付价值约3%的特许权使用费,刚果总统恩格索(Sassou前Nguesso)于11月30日宣布回收开采权。

喀麦隆方面也在12月上旬宣布,计划与中国冶金、中铁建设、盐田港、宝武集团、上海青山集团等5家企业合作,2021年内确定铁矿开发合作伙伴。圣丹斯公司从12月下旬开始大发雷霆,说:如果60天内得不到刚果政府87。6亿赔偿,提出国际仲裁。具备中国背景的桑加矿业也成为这一宣传攻势的一环。

中国布局

事实上,澳大利亚企业在喀麦隆、刚果等地签约,但未执行的项目基本上实现了中国资本和企业。中国在两国的布局也超越了澳大利亚企业的结构。

例如,圣丹斯公司在喀麦隆约定,计划建设的克里比(Kribi)深水港铁矿码头在2015年后被中国企业建设的克里比深水港项目垄断,之后由中国、法国企业共同运营。

同样,刚果、国际权威矿业杂志采矿杂志也在2019年指出,中国企业通过与国际矿业巨头嘉能可公司接触,通过刚果南方扎纳加铁矿公司,从2019年4月开始向中国出口第一批矿石。

目前,扎纳加项目确定了68亿吨矿产资源和21亿吨矿石储量,其中7个。7亿吨铁矿石储量验证,平均铁品位达37。3%。扎纳加铁矿和嘉能公司到2020年只能确保每年出口200万吨铁矿石,但后者有信心将出口量提高到每年3000万吨。

必须承认,中国对非洲铁矿石的投资和开发仍然难以打破澳大利亚铁矿石在中国市场的统治地位。据中国海关统计,在中国每月进口的精铁矿砂中,至少有6千多万吨来自澳大利亚。2019年中国进口铁矿石10年。38亿吨,其中来自澳大利亚的有6吨。6亿吨2020年1月至10月进口铁矿合计9。75万吨,其中澳大利亚矿砂占62%。

▲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在2019年遭遇矿难和溃坝等灾害,其生产能力大幅度削减,到2020年,新冠疫病再次难以施展手脚,澳大利亚有机会展示生产能力

为了摆脱澳大利亚铁矿石进口占一国独特的局面,中国正在努力开拓其他铁矿石市场,开拓多样化的进口渠道和来源地。中国中钢集团、首钢集团、宝武集团等大型钢铁企业在秘鲁、塞拉利昂和利比利亚等地设置了多个中方直营矿山,避免受外部溢价的影响。宝武集团也计划在非洲几内亚建设,现在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西芒杜铁矿。

随着中国加大与非洲铁矿石企业的合作开采工作,可以想象,刚果和喀麦隆发生的事件可能只是开始。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