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绣专家曾丽“要让苗绣有更国际化、更多元的呈现”

AIauto 阅读:12659 2021-04-23 14:14:02

4月8日,“锦绣黔坤”贵州苗绣主题展在上海世贸商场一楼展出,作为2021年上海时装周唯一受邀参与的文旅项目,展览从4月8日至2021年4月11日。由苗绣传统服装、苗绣元素时尚服装以及苗银饰品等组成的百余件丰富展品,吸引了众多中外参观者驻足观赏。现场,策展工作人员给观众讲解贵州苗绣文化,邀请观众试穿贵州苗绣特色服饰,通过“体验式+场景化”的宣传方式让观众近距离感受贵州苗绣的魅力。

在苗绣主题展开展当天,苗绣艺术家、苗疆故事创始人曾丽女士对记者说:“苗族有很多支系,苗绣的品类有几百种,苗绣的纹样是远古时候就留存下来的文化符号,具有非常深厚的文化内涵和巨大的文化价值,它的传承和发展非常重要。我们常说苗绣这是一个大千世界,它展现的是一个多维空间,它能够和人们的心灵产生连接,能够引发人们的好奇心,让人们充满想象,魅力无穷。无论是锦绣黔坤贵州苗绣主题展这样的苗绣主题宣传活动,还是苗疆故事这样的蕴含苗绣基因的品牌,其实都是一种贵州少数民族文化‘再表达’,是将贵州苗绣古老符号提炼出来作基础,融合时尚元素进行的‘再创造’。这种形式十分必要,可以让更多年轻人对苗绣产生兴趣、让更多成熟的品牌与苗绣产生链接,也让苗绣有了更国际化、更多元的呈现。”

据了解,此次“锦绣黔坤”贵州苗绣主题展在策展之前,就邀请了众多苗绣相关的专家、学者进行把关,曾丽老师就是其中一位。

曾丽老师访谈Q&A

问:很有幸,今天能和我们的曾丽老师进行一次关于苗绣和民族文化,苗绣和时尚的对话。我们先请曾丽老师为我们介绍下自己和苗绣的渊源,也介绍一下苗绣的故事吧。

曾丽老师:我首先是一个苗绣的收藏者,四十五年的收藏历史,同时我是贵阳苗疆故事民族服饰博物馆的馆长,也是创始人,应该是中国第一家苗绣主题的博物馆。炎、黄和蚩尤时代,逐鹿中原那一战蚩尤失败之后,他就率领他的各个部落和族群隐进深山而后南下迁徙。(形成了众多的部族)为了快速地识别到各个部落以及部队,他们就在服饰上做了记号和约定。所以有专家学者提出来,苗绣服饰是由战袍演变而来的。我们今天理解苗绣,我把它认为是“王的约定”。把不同的符型符号标记到服饰上。人们猜想最早的起源就是这样演变过来的,发展到后来,苗族人就用织绣的方式把他们约定的符号给它记录下来。它就有点相似于我们理解的部队番号,服饰款式和服饰上的刺绣形制是不能变的,作为族徽和识别标记。后人要严格延续,通过它寻找族群,这关乎子子孙孙的血脉相连。苗族有100多个支系,每个支系的服饰款式以及他们服饰上的刺绣是不一样的。

问:中国历史源远流长,刺绣闻名世界。您觉得苗绣和四大名绣有哪些差异呢?

曾丽老师:差别是非常显著的。“四大名绣”表现的主题是我们尘世生中的场景、或者是具象的物品物件,最多是对名人字画的临摹和再现,简而言之,是对具象世界的表;而苗绣完全是另外一个文化体系,它表现的是抽象的符型和符号以及它们的叠加,它具有更深的远的内在含义和文化信息。相对于“四大名绣”而言,苗绣不写实、不纪实、不叙事,它是抽象的、是在哲学艺术这个层面的表达,它不反映我们的三维世界认知。

问: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苗绣像是一种从针线中来到天地中去的一种精神境界,一种哲学范畴的,它其实并不单纯只是一种绣法,更是一种文化历史,一种精神。要很透彻的去理解苗绣的话,内容和魂才是第一特征,刺绣方法只是一种表达的方式,一种工具。那么,您觉得苗绣作为一种载体,它作为刚才我们沟通的一种文化符号,它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这个趋势下,它会有哪些演变呢?

曾丽老师:其实这个演变是非常明显的,尤其是在八九十年代之后,现代交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苗寨里过去的封闭状态被打破了,外部信息对他们的干扰很大,现在的市场环境和信息诱导之下,苗绣的内容开始从形而上到形而下发生演化。传统苗绣是抽象的符型符号的叠加组合,但是我们今天分明会看到很多反应神话传说的新苗绣出现,我把它们称为“新创苗绣”。

问:苗族有一个神话,就是关于蝴蝶妈妈的传说。这种传说和苗绣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呢?

曾丽老师:有的,尤其在黔东南的苗族的支系里面,“蝴蝶妈妈”这个形象是最广泛流传的。“蝴蝶妈妈”对于苗族人来说,它不是自然界的昆虫,它是关于母亲、大地、繁育、生命的。所以他们对“蝴蝶妈妈”这个题材使用是最多的,表达的是生命起源、护佑与吉祥的含义。

问:您觉得苗绣作为传统文化,与现在的潮流时尚,两者之间有没有一种融合?如果有的话,融合之后的方向在哪里呢?

曾丽老师:我很喜欢你这个问题。我觉得是这样的:苗绣本质是哲学和艺术的叠加,它是可以穿越时空的。今天时尚圈这么多的一线大品牌和艺术家、设计师,当他们看到苗绣的时候,它是(在艺术感官上)有一个打通的。也就是说我们讲的“过去就是未来的,或者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冥冥中相通的感觉场景已经出现了。很多人觉得苗绣很国际化,苗绣有这种时空的穿透力,所以今天能够被时尚圈追逐,给时尚圈很多灵感,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们很多研究者会困惑一个问题,觉得说是不是时尚会破坏了苗绣原本传承的状况。我觉得这个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对于传统苗绣、对于苗族族群本身来说,我们要有一种敬畏心,秉承尊重。我的建议是:对传统苗绣文化要持以尊重和敬畏,尊重苗族人的自有选择。不要去干预村寨;与此同时,这些优秀的传统文化和优秀的上古智慧,它可以赋予给更多的人。所以今天当我们的都市群体去喜欢苗绣,愿意把苗绣里的寓意和精神应用到我们的生活场景当中,本身对苗绣来说就是一种发扬光大。一个是对(苗绣)过去正本清源的保护,另一个是对于我们的外部世界,怎么让它受益更多的人。我不觉得这也是一个矛盾的事,甚至我觉得正好说明了苗绣的力量。

问:那么,您觉得贵州苗绣和其他地方苗绣有什么样的区别呢?

曾丽老师:肯定是有区别的,因为我刚刚讲了就是苗族有100多个分支,每一个分支它的服饰款式和刺绣是不一样的。从数量上来说,(中国)有超过50%的苗族人居住在贵州。比如,湖南湘西的苗绣,属于东部体系的,湘西苗绣的形式和内容它比较具象化,偏汉化,汉化成分比较高;黔东南这边的苗绣传承保护相对来说是比较好的,这边的苗绣显得就很华丽,色彩很艳丽很斑斓,刺绣技法服饰款式都很多。到了贵州西部地区,对远古的符号保留得最好,但是通常它也让人最看不懂,偏几何化。

问:请问老师,您觉得苗绣对于贵州文化具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曾丽老师:在我自己的认知里面,我一直觉得苗绣是贵州最重要的文化内容之一,也是这块土地上最重要的一种智慧。像在北上广都市地区,现代人生活的都比较焦虑,压力很大,尤其对年轻人来说,面对象996这样的各种的职场压力。但是反观过来,我觉得对于贵州人尤其是对苗疆的人,会看到他们另外一种生活形态,他们懂得尊重生命,生存和生活其实差别是很大的。我觉得贵州人的生活状态更尊重于内心的选择和表达,因为苗绣上早就告诉我们了,天地就是这个样子的,你只要遵从于大道,生命就会很好很美好。如果老是被外在干扰和牵引,人会陷入焦虑的状态。所以今天其实对于贵州人来说,他们的那种幸福观,包括他们那种和生命相连,和自然相连的状态,是特别宝贵的。

问:那么,当下苗绣和服装产业怎么样去嫁接?或者说有哪些方式方法是更适合呢?

曾丽老师:其实前人已经做了很多尝试了。首先,我们要搞清楚苗绣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搞明白之后就可以着手嫁接了。很多现在服装产业,直接把传统的绣片结合在服饰上是最多的。当然,这种我觉得也是门槛最低的。还有一种,就是对刺绣进行重新演绎以后,再来进行当代表达的。我觉得这个是需要功夫的,你要对文化内容透彻的理解以后,才能解析,然后再造。

问:在今年2月份,习主席来贵州进行访谈,并且针对苗绣出山做了一些指示,包括像未来的发展,还是说当下的一些产业振兴。您觉得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在后疫情时代,我们的苗绣和国际性接轨,方式方法是怎么样的呢?

曾丽老师:我记得习主席说过,传统的就是时尚的,文化就是产业的,最终我们要达到振兴乡村的目的。其实有很多的这种机构包括品牌都去做了很多这样的尝试,包括我们自己。本质上说,对苗绣的文化宣讲,将会带来苗族人民的文化自信,也是我们贵州人乃至中国人的文化自信。有了这个前提,那么我们再在产业层面做努力。我知道用苗绣来做产品的,国际上最出名的品牌爱马仕、迪奥、巴宝莉、还有优衣库,他们都在去年(对苗绣)分别进行呈现。在国内的品牌当中也挺多的,好像最火的就是去年的花西子。我每年在博物馆都会接待各种各样的品牌设计师,都来在苗绣上找灵感。所以我觉得苗绣文创是一个方向。苗绣文创以跨文化、跨国别、跨各种地域,我觉得这种联结,实际上是有我们共同的那种文化基因,所以才会吸引全世界的人。正好到这个时代点上,正好我们国家也提出来要我们把苗绣发扬光大。是要把苗绣的光大形成一个产业,让更多的人去受益。因为苗绣有能量、有基因。所以我觉得贵州拥有苗绣,是身为贵州人的一种幸福、骄傲。

问:今年我们会举办一场,关于苗绣的时装秀,同时我们在上海也会对苗绣做一些展示。老师您有什么建议和指导呢?

曾丽老师:我的建议是这样:要把“苗绣发扬光大“做好这个事情不是那么容易,首先是我们对文化的尊重,任何创新前提首先要做好基础课,要了解什么是真正的苗绣,也就我们说的苗绣的正本清源。因为我刚刚已经讲了一个前提,在过去的这二三十年,苗绣被非常严重的干扰过,如果说你都不知道真正的苗绣是什么样子,你以被干扰过的苗绣作为基础的话,我觉得我依然认为它是没有”根“的,所以它会走不远。我们鼓励大家,在真正了解一种文化内容后再去创新运用去发扬这个东西。

问:对于贵州的苗绣文化,您未来有什么样的计划呢?

曾丽老师:我的计划其实还挺宏大的,因为我过去在做苗绣这份事业的时候,我就没有定义我只是做一个博物馆或是做一个具象的产品,一个品牌,我觉得我内心我有一种初心,过去尤其是我父亲还建在的那个年代,那个时候的苗绣是被世人忽略的,大家都不知道它的意义和价值。我们当时就有一个理想,挖掘苗绣被忽略的价值,让这颗贵州文化最璀璨的一颗星星重回天际。所以我们要去传递苗绣的真核价值,然后通过品牌也好,通过产品也好,让现代的人跟苗绣做一个链接。我觉得苗绣是过去的人创造的文化遗产,走到今天,我们有当下的科技技术、有新材料、新的表达方式,但是我们从古至今对世界的认知,对宇宙的表达,其实就没有改变过。所以我一直在说,今天我们可以用新的技术方式去重新表达,就是源自苗绣带来的古老智慧。我想做这件事情!

问:我们也希望,能把苗绣的光芒放得更大,然后不忘初心,把苗绣作为一种文化,作为一种载体,作为一种符号,输出出去。不光让整个贵州人觉得骄傲,更是让世界看到贵州的力量。

曾丽老师:是这样,一个有力量的东西它就会吸引各种各样的人。我们可能很多贵州人都不知道,全球大的博物馆都收藏有苗绣,这是文化机构对苗绣的认同。我还做了一个特别有趣的比较,把苗绣跟后现代艺术家,包括达利、梵高、比加索他们的画作做比较以后。我们就会发现,传统苗绣跟这些后现代艺术家都跟我们呈现了超越三维世界的认知表达,上升到哲学思考。苗绣不仅仅只是苗族人的,它也是全世界的,所以我会觉得说苗绣的意义就更大了。它是贵州的文化珍宝,它留在这块土地上,值得我们去做。

问:最后再请问郑老师一个事,您今年有没有在贵州做一些展或者做一些类似苗绣宣传或者作品类活动的计划呢?

曾丽老师:有的,前几年,我一直想去在国家博物馆或者中国美术馆去做一场关于苗绣的展,但是个人力量是不够的,他需要更多的参与。今年我觉得ok了,所以我一直在准备做这件事情。我一直觉得整个世界欠苗绣一场大展,我也一直在为这件事情努力。但是第一站,一定得在贵州。所以在我未来的计划当中,我是想带着苗绣到全球的300个城市去做对话展。因为我看到了苗绣不管与哪一种文明板块都有相近和对话的基础,这是我庞大的计划的一部分,但是什么时候能实现我不知道。今年我们计划在孔学堂(贵州文化研讨和交流的最高机构),6月份我们推出一场苗绣、苗绣产业以及乡村振兴的一场展览。很有幸我是策展人,到时候我就邀请你们一起参与。



“锦绣黔坤”贵州苗绣主题展现场



“锦绣黔坤”贵州苗绣主题展现场



“锦绣黔坤”贵州苗绣主题展现场



“锦绣黔坤”贵州苗绣主题展现场



苗绣艺术家曾丽女士(中)、苗绣非遗传承人刘忠燕(右)及其母亲(左)在主题展现场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